手机版

快三平台 > 南县 > 内容

长沙黑道风云:我所了解的海龙草这个人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   转载请注明:http://pkgxxx.cn/nanxian/34860.html 
字号:

  以前做记者的时候,经常跟社会上的人打交道,因此早就听说过“海龙草”的大名。当然,“海龙草”只是我拟的一个化名,他真实的外号,我是不敢写的。

  所谓“长沙四大草”有很多个版本,但每个版本里面,都一定会有海龙草这个人。他到底是谁?做过一些什么事情?为什么名声这么大?我都不是很清楚,只是听说他长得高高大大,还很帅。

  后来听几个朋友说了一些他的事情,就整理成了这样一篇文章。由于都是道听途说,真实性如何,我不敢保证。

  我对海龙草如此感兴趣,并不是说我多么崇拜这个人,或者我多么向往黑道生涯,而是因为,我认为长沙近几十年发展太快,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回味,就成为了过去;而这些变化,在混社会的这些人身上体现得比较明显。

  另一方面,他们的故事也确实很精彩。正如前几篇“长沙奇人录”的作者增慧大师所言:历史文化名城长沙,是一座曾经发生过许多故事的古老城市,但载入史册者,多为忠臣孝子、烈女节妇、名人墨客,而市井阶层的芸芸众生鲜有。因此“故事长沙”旨在记录长沙本土历史文化和风俗民情,为老长沙城的草根人物写传记,为人民群众树碑立传。

  庆保他们那一代是以国家的名义,用的身份,到1970年以后,文革后期,出现了以海龙草为代表的新一代流子,慢慢的就带有一定的黑社会性质了。

  由于南区的总跟南区的玩在一起,北区的跟北区的玩在一起,就形成了南北对峙,并导致过一次南北大战。打群架,打伤人打断脚的都有。

  海龙草作为北门的一员“悍将”,在南北大战后被判死缓。据说他把很多事情揽在自己身上,没有供出其他人,为人很义道。

  海龙草坐了三年牢就保外就医出来了。关于他保外就医这个事情,我听说他是自己把脚打伤,伤口溃烂,才出来的。那个年代监狱里很多人都这么干。我一个朋友的爸爸当年在牢里急着出去帮一个兄弟了难,用刀片在自己肚子上划了一条直线加一个直角,这样很难缝好,就一定会让他保外就医。

  我这个兄弟的爸爸也是为人特别仗义。那个年代,只有这样做,才能在道上获得一个好的口碑,才会有人愿意跟你交朋友。现在不一样了,做什么事都是一个“利”字当先。

  而且以前的流子讲道理,不乱来。举个例子,南北大战后几年,很多流子各显神通就都混出来了,有一个人,叫杨满,也是参加了南北大战被判了刑的,而且跟海龙草一样,也是把自己脚搞断保外就医出来的。我一个朋友认得他,有天我朋友问他一天到晚搞么子,他讲打麻将。又问他打麻将如果输了怎么办呢,他就说他打麻将不输的。因为他是随身带刀去打麻将的,出老千,如果被发觉了,他就把刀对桌子上一放,“我就是要咯样搞,何式啰?”

  杨满对我朋友讲:“你不打麻将最好,赌博这个东西碰不得。”当年道上混的那些人,搞事情都是看人来的,分得很清。打打杀杀只对他们那些人,你不是那种人,他就不会用那种方法对待你,而且只要你人品好,他还会很尊敬你。

  长沙最早的调皮下家,在三医院上面,喊白沙油路,就是解放四村那一块,有几个。1960年过苦日子没饭吃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在外面混了。

  当年他们再调皮,也无非就是做扒手而已,入户盗窃都很少,顶多扒你口袋里的一两个钱。要不就是偷食堂里的饭菜、挂在外面的腊肉,还有晒在外面的衣服和被子,喊“收浆”。这些人总是在一起,打架打得赢,胆子也大,慢慢形成势力。

  那个年代的扒手,抓了被人打,是不会还手的。我偷东西被你抓了,你打是应该的,但是我跑了就跑了,跑也是我的权利。

  我一个叔叔有个小学同学,娘死了,后爸爸把他带大,对他很好。他后来做扒手,后爸爸知道以后很生气,把他衣裤脱掉,吊在树上打。别人都看不过去。事后我叔叔问他为什么不反抗,他说他知道,后爸爸这是为他好。所以讲以前的人还是晓得好歹些,不像现在,为了抢你几十块钱一下把你捅死,这是什么道理?

  扯远了。说回到海龙草。海龙草在湘江宾馆对面开过一个饭店,社会上很多人都经常去捧场。再后来他就去深圳做生意了,不过长沙有什么事还是会回来。1994年,左家塘有家夜总会里面有个吹萨克斯的年轻人,驮腿不小心驮了海龙草的腿子,海龙草晓得了,从深圳赶回来。那个细鳖吓得魂都没有了,和那妹子两个人跪在海龙草面前求饶。海龙草最后还是网开一面,没有为难他们。

  1998年,有个公务员结婚,他单位上一个交际很广的堂客们帮他借了一台奔驰500当婚车。那天正好是我一个朋友帮新郎官组织车队,发烟发槟榔给司机。婚礼过后,那个堂客们才告诉新郎官,那台奔驰500是海龙草的车,当天开车的就是海龙草本人。

  我朋友听说以后,一脑壳的汗,他当时还以为是个普通的司机而已,没想到是长沙黑社会鼎鼎大名的海龙草。

  海龙草那个时候就已经成为了长沙黑社会的老大级人物,在江湖上名头十分响亮,相当有势力,而且还有钱。

  何况,江湖上还传言,他是公安局方大伯罩着的人。方大伯何许人也?名讳就不说了,反正在那个年月,说起方大伯,江湖上无人不知。谁要是能跟方大伯交上朋友,在社会上就能横着走。

  方大伯也是由南北大战之后闻名。南北大战时,治安大队刚成立,情节比较轻的,愿意交代的,就被方大伯收为线人。方大伯独当一面,之后威望越来越高,以至于整个长沙市,连公安局长可能都冇他威风。

  跟很多警匪片里面的情节一样,警察和线人平常也会有些私人交往。线人有些小事情,小麻烦,找关系好的警察,警察一般都会出面帮他们摆平。这就有一点“保护伞”的性质了。

  曾经有几个朋友在检察院工作,有个人被抓了,他们去出面捞人,捞不出来,结果就找了类似海龙草这样的人,三两下就搞出来了,所以他们在那里发牢骚:我们堂堂的检察官、法官,还搞不赢一个黑社会的。

  到了1999年,海龙草的麻烦来了。这一年公安系统有人提起海龙草身上有命案,想重新调查。当然,也有人说是海龙草介入到公安系统的政治斗争里面去了,因为他的保护伞方大伯跟公安系统内的某些人有矛盾,所以有人要搞他。

  当时本是想要置他于死地,枪毙他。但海龙草这个人,已经是久经风霜的老麻雀了,知道检方证据不足,就死活不认,最后公安也就没搞到他什么要害,只是判了十年有期徒刑。像上次一样,海龙草几年之后就从牢里出来了。

  这次出来之后,打打杀杀的事情,海龙草就不再搞了。一门心思赚钱,一直安安稳稳地到今天。可以说,当年混社会的流子里面,海龙草是最成功的几个之一。

  还有一个人,外号叫金丝猴,也是当年黑道上的核心人物,这个人玩得更傲,不像海龙草直接打打杀杀,他总是幕后操作。而且他注重结识关系,跟安全部什么的搭上了线,安全部门派了些任务给他,让他做线人。

  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叔叔以前就住在金丝猴隔壁,又是同学,都认得。金丝猴在黑道很有名,1960年代,他在矿山机械厂跟别人搞事,可以随便调一车人过来。但他自己从来没有跟哪个红过脸打过架,属于流子中的极品。他就是聪明,会做人,调解很多人,很多事,穿梭于其中,片叶不沾身。这个人也赚了不少钱,现在在广东。早几年还在澳门开过赌场。

  当年长沙那些流子里面,像海龙草和金丝猴这种转型早,赚了很多钱的,很少。大部分还活着的,混得都一般。经过那段猫弹鬼跳、热血澎湃的青春岁月之后,都沉寂了下来。但是这些人也不至于很困难,很穷。比如我认得一个老流子,工作冇工作,钱冇赚到钱,一天几百块的缴用,横直有。还是因为他们见过了世面,开发了智力,脑壳灵范,这里搞下那里搞下,生存下去还是冇问题的。

  这些老流子,就算没赚到好多钱,漂亮妹子都玩了不少。当时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,何解美女都喜欢流子?现在来分析,其实是有道理的,流子们虽然冇读什么书,但一天到晚在社会上混,见识还是很广,思维活跃,口才也很好,所以讲话幽默。逗妹子喜欢很正常。

  原来税务局有个姓郭的一个妹子,住在书院路,长得很漂亮,气质又好,硬要跟解放四村一杂流子过日子,他屋里不肯,打啊闹啊,不都是空的?

  近十几年来,长沙本地的流子逐渐淡出,取而代之的是外地农村来的一些调皮下家,并逐渐形成新的帮派,如南县帮。以前的农民都很老实,连偷东西的都几乎没有,益阳今日新闻,但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之后,花花世界的诱惑,让其中一些找不到出路的农民子弟开始走上歪门邪道。

  但问题在于,哪怕是歪门邪道,在城市的发展历史中,也是有文化积淀的,不管哪一行,都有这一行的规矩,正是所谓“盗亦有道”。我甚至听说解放四村里面有个小庙,庙里面有一尊谁也不认识的泥菩萨,就是以前长沙新入行的扒手必须去拜的“保护神”。但农村从来没有这些东西,所以这些由农村子弟组成的帮派,变得不讲道理,只是一味的抱团、讲狠,利欲熏心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